在澳門做社會調查有幾難?|學人噏馬交系列講座

2021年3月19日,澳門獨立書店「邊度有書」舉辦了第三場「學人噏馬交」系列講座,本次講者為澳門大學社會系副教授蔡天驥。依照Facebook上的活動介紹,作為一句廣東粗口,「噏馬交」既是知識界對自身與社會脫節的自嘲,也希望透過系列講座讓澳門的學者與社會有更「貼地」的交流。

本場講座的主題為:什麼是「好」的社會調查?

做澳門的研究,似乎很難獲得國際同行賞識,但澳門大學社會系主導的「澳門社會調查(Macau Society Survey)」,成果卻獲香港和歐洲學者的關注。

「澳門這麼小,肯定能做出好玩的東西。」

雖然自美國畢業後來澳任教只有5、6年時間,但蔡天驥對澳門的社會狀況已涉獵甚深。他研究澳門的吸毒人口,甚至把澳門到路環的路徑都跑了幾遍。「澳門這麼小,肯定能做出好玩的東西。」本著這樣的想法,蔡天驥參與的這個全澳最大型社會調查項目,正式在2016年開展。

歷時1000多個研究日子、3500場訪談,「澳門社會調查」終於在2020年5月集結成書出版。內容涉及身份認同、移民移工、政治參與、家庭等各種社會議題。然而回想整個過程,講座上的蔡天驥仍是興幸調查能順利完成。

由澳門大學社會系撰寫的《澳門社會現狀調查》
由澳門大學社會系撰寫的《澳門社會現狀調查》(Image: 邊度有書)

「不給,就自己做吧」

在澳門做社會調查的第一個問題,是資料相當難獲得。

「澳門社會調查」以抽樣方式進行,比擬中國(CFPS)、香港(HKPSSD)和台灣(TSCS)同類型的社會調查,設定合適的抽樣數目為至少2500個。然而在那裡抽、抽多少,則必須依據最新的全澳家戶數量與地理分佈密度來設定。可是當樣本量設定好後,調查便立即踢到了鐵板。

經過數輪和統計與普查局的討論後,局方還是以相關資料涉及個資保密為由,回絕了蔡天驥的數據申請。即使已經由學術單位提出申請,但他明白官方的擔憂。問題是沒有最基本的母體資料,調查如何做下去?如果無法如期開展,數十萬的經費也會過期,等於辛苦準備的前期工作將前功盡廢。

「我們就自己做吧。」蔡天驥淡淡的說。反正這幾年下來他已經跑遍澳門大街小巷,自問對澳門的地理分布有一定了解。他想盡辦法,先將所有公開資料抓取下來,Google和百度地圖的、政府GIS系統的,連歷年的普查資料也不放過。從而初步排列出全澳22區,各大廈名稱、樓層、單位號碼等等基本資料;然後再與學生訪員們實際走訪地點,以人手的方式對相關數據作出調整,最後得出一張以不同顏色標示家戶密度的澳門地圖。也就是這張地圖,獲得國際同行的稱讚。

說起與學生們造訪全澳大小區的回憶,蔡天驥最深刻的竟然是:「路環的狗好兇!」

無論如何,從2016年6月開始為期一年的全澳調查仍順利完成,最終獲取2,604個家庭、共3,508個樣本,算是達到了預期設定。但更困難的部份還在後面。

兩個明星訪員

事實上,除了每十年一次的官方人口普查,目前坊間所有調查大多以電話訪問為主。蔡天驥的訪員要上門做問卷,沒有官方的權威性背書,只好以超市購物券利誘;調查用的平板電腦,也是硬向澳大圖書館借來的,無法上網;而以學生為主的訪員們,也不像鄰近有成熟民調文化的地區般,可以受到各種專業課程的訓練。

一切有如土法煉鋼。

一天蔡天驥坐在電腦前,準備整理他數千筆的訪談數據。突然發現「怎麼有人的年齡是1978歲?有的又是01歲?這根本不符合邏輯啊!」仔細檢查後,發現有數個樣本出現類似的錯誤。細究之下,原來因為平板電腦無法上網,不少選項只能手動填寫,結果其中兩個訪員將原本應為實際年齡的欄目,填作了出生年。樣本受到污染,這可是做民調的大忌,「這個說出去會給人笑的,你一個民調竟然連年齡這個基本資料也出錯。」

澳門社會系教授蔡天驥
澳門社會系教授蔡天驥

最讓蔡天驥苦惱的,是這兩個學生訪員還是完成度最高、最有效率的兩位。用他的話來說,就是「那種打開門,看起來最無害的所謂『明星訪員』」在澳門做調查的成本也不便宜,每份問卷包含訪員基本薪資、獎金、交通費和膳食費,一份下來成本就要225元,當中訪員薪資就佔了約35%。做老師的質問起訪員的操心大意,竟還換來「那你要怎麼辦,要殺了我嗎?」這樣的回應。

蔡天驥苦笑:「澳門的人工實在太高了,這樣的薪資已經是沒有人來了。」

民調的重要性

但花費數十萬來做一個民調,可以做什麼?

民調是掌握社會全貌的最佳方法,利用民調數據,官方才能發掘潛在的社會問題,制定出相對應的社會政策。但社會在持續變化,官方的人口普查卻每十年做一次,而且因各種限制,普查內容難以因應社會變化及時作出修訂。在這個基礎上,更靈活的學術民調尤其重要。

在訪談過程中,蔡天驥也實際看到不少社會矛盾。例如在社會收入層面,30萬月薪和3萬月薪的受訪者,都可能自認為中產;在認同層面,數據顯示澳門人的認同,並未出現如香港般的分裂狀況;又如在政治層面,沒有民調數據,我們無法得知導致澳門40歲以下人口投票率歷年偏低的原因。這些謎團,一些已在新書《澳門社會現狀調查》中獲得解答,一些則需要更長期的追蹤調查方能破解。

但澳門大學的社會系團隊會繼續做下去嗎?官方對民調成果是否感興趣?

原本第二期的民調計劃在2020年開展,但疫情導致計劃停罷,蔡天驥希望待疫情散去,民調能立即上馬。然而再之後會否還有調查,他並不確定,「一個非常專業的團隊很重要,但我們也沒錢,養不起這麼多(訪員)。」至於官方接觸,「政府部門似乎不感興趣,也從未過問。」蔡天驥答道。

延伸閱讀:「放大澳門的與別不同,唔係一個好做法」|學人噏馬交系列講座

Cover photo: 邊度有書

相關文章

1 comment

Jacob 2021 年 11 月 5 日 - 上午 7:07

👍;

Reply

Leave a Comment